Comprehensive information

提供全方面资讯

全部 品牌头条 佳作欣赏 资源共享 品牌观点 公司动态
从得州小学枪击案看美国控枪困境:国会两党僵持 各州相背而行
2022-05-30 15:24:58

  从得州小学枪击案看美国控枪困境:国会两党僵持 各州相背而行5月24日,美国得克萨斯州尤瓦尔迪市罗布小学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导致至少19名儿童和2名教师遇害。管制问题再次成为了美国公众、政客讨论的焦点。事实上,这样的悲剧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

  2012年,康涅狄格州纽顿市发生校园枪击案,造成28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是5到10岁的儿童;2018年,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发生该州历史上最严重校园枪击案,造成17人死亡、15人受伤。

  美媒评论称,在每一次发生校园大屠杀后,国会都未能实施进一步的限制,因此,对于这次得州尤瓦尔迪市小学发生的悲剧能否改变现状,人们并没有什么信心。

  由于国会中长期以来的僵持局面,在安全问题上缺乏联邦法律改革,各州议会分别开始制定新的限制措施。

  两周前,纽约布法罗市一家超市爆发大规模枪案,造成10死3伤。一名18岁少年被指控实施“种族主义大屠杀”。随后,纽约州长凯西-霍楚尔(Kathy Hochul)说,她将寻求方法禁止21岁以下的人购买AR-15式步枪。

  5月15日,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兰治县的一所教堂发生了一起枪击案件,枪手对正在参加聚会的30多名教徒进行了射击,造成了1人死亡、5人受伤。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快速启动了对的更严格控制。

  在新泽西州,州长菲尔-墨菲(Phil Murphy)敦促立法者推进安全措施,包括将允许购买长枪的年龄提高到21岁。

  反暴力组织吉福兹(Giffords)的政府事务主任尼科-博库尔(Nico Bocour)在得州小学枪击案发生后说:“在国会大量不作为的情况下,各州希望能够站出来,保证人们的安全。”

  然而,在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中,这些举措引起了同样的重视,却得到了截然相反的回应。

  在得州小学枪击案发生后的第二天,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的人士试图就长期受阻的安全立法进行投票,却受到了保守派的阻止。

  而在得州,州长格雷格-阿伯特(Greg Abbott)和其他共和党官员将学校大屠杀归咎于“一个有精神健康问题的枪手”,而不是法律。他们指责人将这种情况政治化,借机呼吁进行管制。

  阿伯特在枪击案发生后说:“任何枪杀他人的人都有心理健康问题,就是这样。”

  事实上,各州开始行动是由于在美国国会就一件事情达成共识的希望微乎其微,不仅在暴力问题上,而是在一系列美国社会问题上。国会的极度两极分化使得他们不得不在关键问题上一而再,再而三地妥协。因此,自由派州和保守派州在包括堕胎和民权在内的一系列问题上,各自颁布了不同的、往往是对立的议程。

  自2019年以来,关于扩大对购买者的刑事背景调查的联邦立法已两次在众议院通过,但在参议院共和党人的反对下屡屡陷入困境。

  “我们恳求你。”一群在过去的校园枪击案中幸存下来的校长们在一封信中写道,“做点什么吧。做点什么吧。”该信的完整版预计将在本周日刊登在《华盛顿邮报》上。

  但是,在他们公开哀悼得州小学的悲剧时,鲜少有迹象表明,共和党参议员们已经有所动摇。在悲剧一次又一次重演后,几乎没有人相信陷入僵局的国会会取得更多进展。只有一个较为温和的提案提出,将把决定权交给各州议会,激励各州通过法律以防止落入精神病患者手中。

  目前在美国,约五分之三的州立法机构由共和党控制,但在得州枪击事件发生后,要求对暴力采取行动的呼声很高。

  几天前,当警方仍在处理枪击案的犯罪现场时,前众议员贝托-奥罗克(Beto ORourke)打断了得州州长阿伯特的新闻发布会,指控他在保护得州人免遭暴力方面“无所作为”。

  “有人需要为这个州的儿童站出来。”奥洛克向观众大声呼吁,“否则他们将继续被杀害。”

  去年,得州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几乎所有21岁以上的人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携带手枪,是对携带手枪几乎没有限制的十几个州中人口最多的一个。

  得州副州长丹-帕特里克(Dan Patrick)建议,与其限制,不如改善学校安全和心理健康服务。但是,这些学校的安全保障措施对于大规模枪击事件是否有效——特别是当攻击者使用的是大威力武器时,仍存在许多问题。

  在得州小学枪击案中,学区有自己的警察部队和应急措施,而犯罪嫌疑人显然从未被标记为“有精神疾病”。

  民意调查显示,在全国范围内,大多数美国人几十年来一直支持更严格的法律。本周进行的一项Politico/Morning Consult民调显示,绝大多数美国人支持对持枪者进行背景调查、禁止攻击性武器和其他限制。同一民调还显示,绝大多数美国人支持允许教师配备。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规模枪击案发生后对管制需求的高峰也往往会恢复到事件发生前的平均水平。

  美国在问题上的长期激烈斗争已经使改革变得更加艰难,而美国最高法院在热点问题上向保守派转变的倾向,使共和党人更敢于通过一些曾经被法院和国会视为过于极端的保守社会政策。去年12月,美国最高法院保留了得州的一项法律,鼓励对在怀孕六周后帮助孕妇堕胎的人提起诉讼。

  这样的举动往往会招致领导的州政府的回应。在本周,一家联邦法院维持了纽约州的一项法律,允许对制造商和经销商提起民事诉讼。该法于去年通过,旨在规避公司长期享有的广泛豁免权。

  “我们现在不仅严重依赖州立法机构,而且在过去的10年里,我们一直如此。”纽约反对暴力组织的执行主任丽贝卡-菲舍尔(Rebecca Fischer)说,“我们需要与州立法者合作,以看到真正的变化。”

  加州州长也提出了一项立法,鼓励对任何贩运违禁的人提起诉讼。研究表明,加州的做法已经抑制了枪击带来的死亡。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该州的死亡率是全国最低的,2020年加州每10万人中有8.5人死于枪击,而在得州这一数据则为14.2人。加州公共政策研究所最近的一项分析发现,与其他州的公民相比,加州人在大规模枪击事件中死亡的可能性要低25%左右。

  即便如此,纽约和其他追求严格法律的州仍在许多方面受到阻碍,比如国会缺乏连贯的政策,以及来自法律较宽松的州的非法流动等。研究表明,在有严格限制的州,犯罪用的往往是来自规定更为宽松的州。

  综上,美国的管理仍道阻且长。加州州长纽森在州议会大厦与立法者一起说:“加州引领着这场全国性的讨论,当加利福尼亚采取行动时,其他州也会朝着同样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