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rehensive information

提供全方面资讯

全部 品牌头条 佳作欣赏 资源共享 品牌观点 公司动态
热搜爆了!周杰伦新歌首播近千万次播放:和周董贴贴
2022-08-02 21:34:10

  热搜爆了!周杰伦新歌首播近千万次播放:和周董贴贴“一鸽再鸽”,时隔六年,周杰伦的新专辑即将上线张个人专辑《最伟大的作品》将于7月8日正式开启预售,7月15日上线点,新专辑先行曲MV在、哔哩哔哩等官方授权平台首播,一分钟内点击量破7万,话题立刻登顶微博热搜。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这场盛宴中,狂欢的不止有粉丝,还有、哔哩哔哩等合作平台。高热度下,腾讯上线了此前酝酿已久的元宇宙Music Zone,并宣布和杜比实验室达成合作,而哔哩哔哩则表示将上线Hi-Res无损音质功能,并修复了4K版《稻香》、4K版《给我一首歌的时间》等MV。

  在抱紧周董大腿的多年里,腾讯音乐办线上重映演唱会,卖限量手办,打版权官司,十分忙碌,但这并不代表音乐流媒体的发展一片坦途。相反,当周杰伦坐享顶流22年的时候,平台们或许也该好好想想,除了抱住周董这条大腿,还应该怎么办?

  “过年了!过年了!”周杰伦粉丝小谷说道,“中午12点,打开微信朋友圈,至少20个好友转发MV,好多人都是蹲点守着的。”

  红星资本局消息,7月6日12点,周杰伦新专辑《最伟大的作品》先行曲MV在、哔哩哔哩等官方授权平台首播。周杰伦公司杰威尔音乐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MV融合绘画、文学、音乐、影像的当代艺术表现形式,当中呈现了许多周杰伦的狂想。先行曲MV开播一分钟,点击量破7万,一小时内播放量超430万,截至发稿播放量已超942万。

  微博词条#周杰伦先行曲#登顶热搜,此外相关词条包括#世代的狂音乐的王##最伟大的作品手办##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夜的第七章#等共计7个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最伟大的作品》是周杰伦的第15张个人专辑,将于7月8日正式开启预售,7月15日上线。截至发稿,不到两天时间,的预约量就已破730万人。发布公告称,周杰伦是该平台最快突破300万人预约的歌手。

  尽管平台目前还未公布周杰伦新专辑的售价,但2019年、2020年上线的数字单曲《说好不哭》《Mojito》,销售额均在24小时内突破千万。

  根据Apple Music发布的2021年度中国最热歌曲榜单,前100首歌曲中周杰伦独揽54席,依旧占据着乐坛的“半壁江山”,周杰伦顶流实至名归。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顶流的背后,是巨大的商业价值。、哔哩哔哩、咪咕视频等平台,都参与进了这场“大腿争夺战”。

  7月4日,发布11.8新版本,推出虚拟社区“音乐空间Music Zone”,进军“元宇宙”。据悉,在Music Zone中,用户登录后可设定专属人物形象、装修其中的虚拟房间、与其他用户互相访问交流。

  有网友戏称,这种让朋友来参观虚拟房间听音乐的形式,无异于一个文艺复兴的“QQ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该Music Zone的上线时间非常微妙,因为第二天,周杰伦的新专辑《最伟大的作品》就要开始预售预约了。

  大量网友表示,为了周杰伦重新下载回。他们可能没想到,再次打开时,首先迎接自己的不是心爱的周董,而是开机广告中的Music Zone虚拟小人。

  7月6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又宣布与杜比实验室(DLB.US)达成战略合作,为上线杜比全景声音乐功能,平台也因此成为首家支持杜比全景声的国内音乐平台。

  同一天,B站也宣布与杰威尔音乐达成版权合作,还即将上线Hi-Res无损音质功能,即高解析度音频。目前,B站已上线K版《给我一首歌的时间》等MV。

  今年5月20日至21日,腾讯音乐TME live与周杰伦合作,通过、酷狗音乐及微信视频号等旗下平台,线上重映了“魔天伦”和“地表最强”两场演唱会,无数网友大呼“爷青回”。

  这场线上重映计划,成为引发朋友圈刷屏的“现象级”案例。数据显示,这两场线上演唱会不仅累积总观看量近亿,还创造了在线演唱会观看人数最多的纪录。

  2022年一季报显示,腾讯音乐一季度营收66.4亿元,同比下降15.1%;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09亿元,同比下降34%。至此,腾讯音乐业绩下滑趋势已经持续3个季度,其中2021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下降幅度创2019年以来之最,同比下滑55%。

  作为腾讯音乐的第二大营收来源,一季度在线%。其中,来自于音乐订阅服务的营收为19.9亿元,同比增长17.8%;但广告等非订阅收入的下滑也拖垮了在线音乐服务板块的总营收。

  在腾讯音乐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管理层解释说,受疫情封控影响,一季度广告收入迅速下降,同时随着最新直播监管,预计直播收入在今年剩下的时间里也会受到影响。腾讯音乐管理层还称,2022年的首要任务是降本增效。此外,一季度,腾讯音乐的在线%。

  对用户来说,一家音乐流媒体终究是用来听歌的,核心竞争力终究是版权内容。尤其是数字音乐下,音乐版权更是平台利益较量的重点,这正好解释了周杰伦作为乐坛顶流,自然而然的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但另一方面,对于音乐平台来说,从成本端考虑,这份“甜蜜的负担”也会压得企业“喘不过气”。

  2019年11月,腾讯音乐在与网易云音乐的“周杰伦版权案”中胜诉,获赔85万元。据判决书披露,仅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周杰伦的作品授权费超过1800万元。

  在被腾讯音乐买断的岁月里,几乎每一个杰迷都成了绿钻会员。2021年7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腾讯作出责令其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等处罚,周杰伦重新回到平台争夺的牌桌上。

  在过去几年,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为了降低版权依赖,开始扶持独立音乐人,打造自己的音乐厂牌。但从实际效果来看,单靠这些在线音乐平台的独立音乐人难以满足用户需求,平台仍缺乏上游优质内容生产能力或是内容积淀,难以逃避版权的制约。

  一边是活跃用户在流失,一边是巨额的内容成本侵蚀利润,在线音乐服务注定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当周杰伦坐享顶流22年的时候,平台们或许也该好好想想,除了周董这条大腿,还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