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rehensive information

提供全方面资讯

全部 品牌头条 佳作欣赏 资源共享 品牌观点 公司动态
博亚体育:522位网络作家声讨盗版剑指搜索引擎和应用市场
2022-06-11 01:57:56

  博亚体育:522位网络作家声讨盗版剑指搜索引擎和应用市场“一个单部几百章的作品,在搜索引擎能搜出几千万个链接,顶多有几百个链接是正版的,其余都是盗版。”5月26日上午,全国政协委员、网络文学作家唐家三少在一场版权保护活动上说,如果没有盗版,网络文学会有百倍发展。他从业20年,盗版是他最大的困扰。

  当天,包括月关、爱潜水的乌贼、烽火戏诸侯、猫腻、淮上、priest等“大神”级作家在内的522位网络作家,集体签署倡议书声讨盗版现象。这是网络文学行业20余年来,最大规模一次集体反盗版。

  上海市网络作家协会、广东省网络作家协会等20地省级网络作协,晋江文学城、阅文集团、番茄小说、纵横文学、掌阅科技、爱奇艺文学、中文在线家网络文学平台联名响应倡议,与作家一起呼吁搜索引擎即时清理、屏蔽“笔趣阁”等盗版站点,不为盗版行为提供“转码阅读”等产品优化功能。呼吁应用市场清理有盗版行为的App,对开发商进行资质审查。

  据中国版权协会5月26日发布的《2021年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与发展报告》显示,2021年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规模为62亿元,同比上升2.8%,保守估计占网络文学整体市场份额的17.3%。

  网络作家“明志”的《大魏春》《谍海猎影》等作品在搜索平台累计有上百万条盗版链接。他多次向搜索平台投诉。从一开始平台还有反馈,到现在连反馈也没有了。在他近5年的维权努力下,盗版链接仍然存在。

  《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盗版平台整体月度活跃用户量为4371万,占在线%,月度人均启动次数约50次。多数网络文学平台每年有80%以上的作品被盗版。

  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胡邦胜提到,当前网络文学盗版现象已经形成了一个黑色产业链。据了解,早期网络文学盗版形式主要是手打复制、截图分享、贴吧搬运,现在已形成“购买软件-搭建网站-宣传推广-获取广告-资金结算”的完整黑产链条。

  盗版平台会在电商平台购买开源软件搭建网站或App,再通过技术手段或手打的方式获取原创内容,随后在搜索引擎、应用市场等渠道进行推广,吸引用户点击、阅读,并在盗版作品的浏览页面嵌入广告赚取收入。最后,盗版平台、推广渠道和广告联盟按照一定比例瓜分灰色收益。

  目前网络文学盗版甚至已经蔓延到海外,海外的版权案件更为复杂,跨国维权更为困难。

  胡邦胜说,现在网络文学界已经形成一个共识,如果盗版得到了打击,网络文学将会得到极大的发展。

  根据《2021年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与发展报告》,2021年度中国网络文学产业规模同比增长24.1%至358亿元,网络文学及其IP运营对数字文化产业的影响范围将近40%。

  “网络文学虽然只有300多亿的年产值,但是由网络文学带动的全产业链价值却相当于网络文学自身价值的10倍。”网络文学的IP全版权运营带动了游戏、影视、动漫、音乐、音频等合计约3037亿元的市场,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中心研究员肖惊鸿认为,保护网络文学版权就是保护宝贵创作资源。

  《报告》显示,82.6%的网络作家深受盗版侵害,其中频繁经历盗版的比例超过4成。盗版直接造成作家的收入损失,打击创作热情,96.6%的作家认为盗版会影响创作动力,其中受到严重影响的作家高达64%。仅不完全统计,2021年阅文集团因盗版受影响的作家达到6万名,断更作品超万部。

  网络文学反盗版并不新鲜。年年反盗版,盗版却年年存在,打盗版为什么这么难?

  《报告》认为,盗版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是科技手段降低了盗版成本,盗版平台、搜索引擎、应用市场成为盗版侵权的三座大山。

  网络作家“会说话的肘子”说,他在搜索引擎搜《大王饶命》《第一序列》《夜的命名术》等自己的作品,搜索引擎首页会优先显示盗版站点,而进入盗版网站后,嵌入搜索引擎的浏览器又通过转码阅读功能美化阅读界面,“劫持”正版用户。读者调研显示,近6成的读者在搜索引擎搜索网文时,显示的结果基本都是盗版链接,无形中提高了正版阅读的门槛。

  报告显示,近7成网络文学平台和近8成作家认为,搜索引擎是网络文学盗版侵权的主要途径。作为互联网的重要入口,搜索引擎为信息传播提供了便捷性,也成为众多盗版站点的聚集地,其推出的竞价排名、聚合链接和转码阅读等功能又加剧了盗版内容的传播。

  应用市场对于阅读类App的管理也存在较多漏洞。《报告》认为,大部分应用市场对App上架的审核并不严谨,缺乏对App上传者的企业经营属性、过往记录、证照资质、作品授权等方面的追溯和审查,对于App侵权行为的管控力度也较弱。以盗版平台“笔趣阁”为例,其在各家应用市场上有着众多同名或名称相似的App,少则几款,多则数十款,出现了“盗版也被盗版”的现象。

  曾经,音乐行业也盗版横行,国家版权局于2015年下发《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要求当年7月31日前,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在各网络音乐服务商平台必须全部下线,被称为“史上最严版权令”。这一年下线余万首,扭转了数字音乐市场盗版泛滥的局面。

  关注并报道TMT(科技、传媒、通信)领域重大事件,擅长行业分析、深度报道。